首页

视频

小说

老婆怀孕肏翻小姨子

作者: 来源:98228 更新时间:2020-12-18


哎,真是麻烦啊,刚开完会,老婆告诉我小姨子阿丽要回来过年了,还得去车站接人。小姨子前一年和小高注册结婚去了美国做陪读,自己也在申请学校,这次听说老婆怀了准备结婚,嚷着要回来吃喜酒。老婆家有姊妹三个,而岳丈大人无论如何要一个男丁,在第四个上终于有了我的小舅子。按理说老婆家里这么多儿女,家境应该不是很好,但是岳母和岳父是实在人,凭着自己的努力和认真,做做生意,也算得上是中产,家中儿女倒也看原创成人漫画, 点此下载没吃什么苦,一个一个养的很是不错,这个老三尤其漂亮,性格也很开朗,牙尖嘴利。和老婆刚开始谈的时候,见过几次,也吃了她不少苦,谁叫俺们做姐夫的要受欺负呢。转了一趟公交到了车站,看了一下大萤幕,早到了十分钟,南方的天气春节期间还是怪冷的,尤其是这个省会城市。我紧了紧衣服,跺了跺脚,想着晚上又要请客,很是想骂人。阿芳总是待人很热情,不管是谁到省城来,包括亲戚和朋友,总是要很好的招待,这不,一边小姨子要来了,一边还有阿芳同学和她的男朋友也在我的租的房子里等着,一室一厅的房子,怎么住下五个人呢?「姐夫,等了很久吧!」一个短发,上身穿着鹅黄色羽绒服,下身穿着牛仔短裙,一条黑色打底裤,一双浅黄色滑雪靴的女孩,带着冰冷而清新的香味突然冲到面前叫着。我鼻子不自觉的吸了一下,定睛一看,原来阿丽的长发剪成了齐耳的短发,气质越发清冷,刚刚下车受到的寒气使她的脸庞反而出现了淡淡的红色,颈脖处露出了雪白滑腻的肌肤,鹅蛋脸上的两颗宝石般的眼睛带着笑意看着我。「这边的天气怎么这么冷啊,就是没有暖气,老姐还好吧?她什么时候放假啊,呵呵,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么?呀,你怎么穿这么少的衣服,冷不冷」就这样劈里啪啦的说着,同时用力挽着我的胳膊,靠在我的身上。哎,从公司出来急了,以为不会很冷,也就没有围围脖,手一直放在兜里,也没觉得冷,丫头倒是大惊小怪。「没事,我都习惯了这边的天气了,上班嘛,穿的总不能太保暖了,不比你,随便穿成大包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咦,小高呢?怎么没有看见啊?」我笑着说,手臂上感觉着软软的存在,挽的太紧了,小丫头不知不觉把胸部蹭到了我的手臂。「我才不是大包子呢?他呀,没有时间,现在有项目和导师在做,没办法回来,反正我也不想他来,烦着呢。」说完,眼睛暗淡了下来,然后马上又笑着说:「不说他了,听说你把我老姐当成祖宗了,供起来了呀,还是姐夫会疼人,老姐果然没有看错人。要是……」看着小丫头的神情,我心中有些明白,阿丽和小高都是个心高气傲的人,可能在异国他乡还是会有些许摩擦,阿丽坚持回来,一方面是 姐妹情深,一方面也许是想散散心吧。出了车站,我们乘上公交,春节也许是太热闹的,上车就没有座位,而且每一站还要上人,我心中不停的咒骂着该死的公交公司。不知不觉,我们俩就挤到了最后一排,刚好到了一个月台的时候,空出了两个座位,正在庆幸可以坐一下,结果一个孕妇也在旁边,没有办法,这能让孕妇先坐了。结果只有一个位置空着,于是让阿丽坐,想不到小丫头一直摇头,由于刚才的位置算是我们让出来的,位置上的孕妇建议阿丽坐在我的腿上,说是男女朋友有什么害羞的。这么说我有点脸红,正想说明白,反倒是阿丽把我推到座位上,然后自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。坐下来的瞬间,感觉到两大团浑圆的软软的压在了我的大腿上,很是舒服,阿丽还故意动了几下,我也就装着看窗外,极力克制自己。车站离住的地方有点远,路上也是走走停停,见站下客上客,有时候又不停的刹车,还是春节太热闹了呀。一次刹车的时候,阿丽两只手没有抓稳,也就完全扑在了我的怀里,一向开朗的阿丽也开始有点脸红了。旁边的孕妇又在说小伙子怎么不抱着啊,等下撞头了。这次我也就主动的把双手抱住了阿丽的腰,小姨子的双手也顺势抓住了我的双手放在了她宽大的羽绒服里,煞那间,我感觉心跳加快,热血在上涌,想来此刻脸也一定红了吧。这时阿丽的臀部也就完全的坐在了我的大腿根上,而且细软的腰身紧靠着我的小腹部,原本还算争气的小弟弟这时偏偏又向上翘了一翘,触碰到了一团的柔软。仿佛有点感觉到了,小姨子动了动屁股。突然,一个急停车,该死的小弟弟惯性作用突进到了她的两腿之间,这下我们都没敢动。一会儿,阿丽把身子向后歪了歪,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吐着芬芳的香气,轻声的在我耳边说道:「姐夫,这几个月好辛苦吧,谢谢你这么照顾姐姐,我们都会好好感谢你的。」确实,生活上我把阿芳供了起来,哎,另外,实在没有办法,几个月也憋得不行了,要不平常小弟弟很是听话。这时,阿丽突然往后动了一下浑圆的屁股,并且把双脚并拢。我只感觉小弟弟被挤压很紧,又硬了一点,阿丽嘴巴张了张,发出了甜腻低低的声音,这些呢喃声我没有完全听清,却隐隐约约听到谢谢这几个字。穴…」小姨子带着一点哭腔在抽泣着,也在呻吟着。黑暗的客厅里,老婆的磨牙声,小姨子带着哭腔的呻吟声,还有腹部撞击浑圆雪白的大屁股的啪啪声,我的喘息声,奏出了一曲淫乱糜烂的淫秽乐章。「顶…到…了——花…心,用…力,干…死…我」就这样抽插着,小姨子时不时的向后摇摆着大屁股,我则是用力向前顶着,鸡巴仿佛接触到了更细小的洞口,有时触碰一下,小姨子便颤抖一下,嘴里不知道在呻吟着什么,我更加用力的抽插着,两百来下之后,感觉要来了,这时小姨子的花径也出了大量的淫液,阴道突然一紧,我的龟头感到很大力的压迫。「要…来…了…哦,我…不…行…了」我急促的喘息着说,想把鸡巴拿出来。「我…也…来…了,姐…夫…要…射…在…里…面,射…死…小…穴,」小姨子突然向后抱住我的大腿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死死抱着小姨子,精关一松,滚烫的精液一突一突射在了小姨子的阴道中。刹那间,客厅只有我们的喘息声,我慢慢的拔出鸡巴,上面沾满了淫液和精液的混合物,空气中弥散着腥味,亲了亲小姨子的屁股,我也坐着了床上。「谢…谢,姐夫,让我来」小姨子慵懒的回过身,爬到我的身边,开始用小嘴清理我的阴茎,用舌头舔着,把淫液和精液吃了下去。我躺了下去,小姨子也合身躺到了我的臂弯,紧紧的抱着我,盖上了被子。在黑夜中,隐隐看见小姨子的眼角有一滴水珠滑落,我也紧紧的抱着这个让我快乐和喜欢的柔媚身躯,渐渐的睡着了。「懒猪,起床了」阿芳熟悉的声音响起,我睁开惺忪的双眼,看着老婆有点嗔怒的表情,脑袋嗡的一下「该死,昨天的战场都没有打扫干净,完蛋了」。「姐姐,姐夫肯定是昨天喝酒过了,不要怪他了,不过……,快起床,你这个懒猪姐夫」另一个声音这时也响了起来。「你还说,看你自己,什么时候学会了裸睡了」老婆转头教训着阿丽。「嘻嘻,裸睡很舒服的,你下次可以试试哦」小姨子带着作弄的表情笑着说。「你还不起来出去,难道还想占我妹妹的便宜嘛,快走,快走」阿芳以命令的口吻说着。「老婆,我何止看过啊,还吃过哦」心里想着,发现自己完全像睡觉时一样,穿好了的睡衣,也明白了,小姨子肯定已经打扫好了战场,很是欣慰。吃完早餐,我们一起把依和华送上了回家的火车,并约好什么时候再见面后,又回到了家。本来想让小姨子再住两天和我们一起回去,但是小姨子还是很想回家,我们也没有勉强,吃完中饭,我们一起送阿丽坐上了回家的汽车,目送着汽车的远去,想着昨天的事情,如梦幻一场啊。